你戴那条红头巾真好看

2017-10-18 10:18

  1998年,是张艺谋当导演的第十年。 那时他一边筹拍着《一个都不能少》,一边为自己的下一部作品做准备。 当他在第一期《中国作家》上,看到鲍十的《纪念》时,就决定,要将之作为自己的第十部电影作品。 跟剧本“较劲儿” 得知自己的小说将被张艺谋拍成电影,鲍十当晚便兴奋到失眠。 鲍十与张艺谋的第一次会面是在茶馆,简短寒暄后,张艺谋就直奔主题。 期间,几乎没有一句客套话与废话。

  ▲影片编剧、小说原作者鲍十 交谈完后,鲍十回家就立刻着手改剧本,先后写了两稿,邮寄给张艺谋定夺。 那时张艺谋在赤城拍《一个都不能少》,对自己的下一部作品还未有完整的轮廓。 只是对影片的成色,模糊的有一些感觉。

  ▲张艺谋想让影片呈现传统美学中的,以小见大的意境 于是他让鲍十住到的剧组里,方便面对面的探讨与修改剧本。 鲍十后来回忆,“我们谈了整整六天,在我房间谈,每天早上9点开始,一直谈到吃午饭; 下午又接着谈,谈到吃晚饭,晚上再接着谈,谈到零点以后。”

  ▲张艺谋对剧本要求严格 渐渐的,故事开始初具雏形。思索后,张艺谋将片名定为《我的父亲母亲》。第三稿剧本,鲍十又改了近20天,可惜依然不够张艺谋的要求。 后来第四稿,第五稿,直到影片开拍,鲍十还在修改剧本。

  ▲黑白剧情部分在开拍时,剧本还处于修改状态 “只要张艺谋觉得不舒服,就一定要改掉,这里面既包括台词,也包括氛围和情境。” 或许正是张艺谋的这种“较劲儿”,《我的父亲母亲》才能享誉国际影坛,也让章子怡一跃成名。 谋女郎说起章子怡,一个撕不掉的标签就是“谋女郎”。 张爱玲说,出名要趁早。可成名上如没贵人相助,也难以成器。

  ▲张艺谋无疑是章子怡星途上的贵人 二人在《我的父亲母亲》之前,就相识于一个广告现场。 1997年春天,章子怡去参加洗发水广告的甄选,广告导演正是张艺谋。 虽然没有一头漂亮的乌黑亮发,但表现自然的章子怡,被张艺谋一眼相中。 广告当然是没拍成,但就此生根。

  ▲那时青涩稚嫩的章子怡 所以筹拍《我的父亲母亲》时,张艺谋想起了那个自然的女孩。 “我母亲”这个的角色,没考虑过别的女演员,就直接交予初次“触电”的章子怡。 “导演找我演《我的父亲母亲》的时候,我连摄像机、是怎么回事都不大明白,就是那么傻。”

  ▲正如片中对读书不太懂的招娣 事明张艺谋的眼光没错,让第一次演电影的章子怡就有惊艳的表现。 可这惊艳的表现里,既有章子怡的努力,又有张艺谋的细心调教。 在招娣初见骆长余的一场戏中,章子怡要展现少女遇上心上人的那种害羞与欣喜。

  ▲这个镜头,拍了27条 多年后张艺谋评价那时的章子怡,“进取心极强”。 而章子怡说,“1998年8月,我拍了《我的父亲母亲》,当时怎么也没想到会走到今天这样一步。” 说到底一部影片的成功,是导演与演员的相互成就。 一场5年之约 2000年[我的父亲母亲]在日本上映,高仓健亲临现场,并为影片题词祝贺。 这位素以硬汉著称的日本男演员,却在观影中落泪。 由于非常喜欢影片,高仓健表达了想与张艺谋合作的意愿。

  ▲两人约定一定要合作一部电影 在撰写《英雄》剧本时,张艺谋原本想将其中一个角色交给高仓健。 可惜看过剧本后,高仓健了。 《我的父亲母亲》打动高仓健的,是里面处处流动的真情实感,而《英雄》显得华而不实。 虽辞演《英雄》,不过高仓健的这份心意,促成了后来的《千里走单骑》。“拍《千里走单骑》是我欠高仓健先生一个情谊,因为我答应跟他合作一次。 老先生默默的、耐心的等待,我没有脸见他了,必须马上拍一部,还好有一个剧本。 他是我年轻时候的偶像,是我一辈子的一个人。”

  ▲张艺谋这样回忆高仓健 由《我的父亲母亲》开始的约定,到《千里走单骑》才真正瓜熟蒂落。 还好,虽等了5年之久,终是实现了这个约定。 电影还真是互相成就的事,《我的父亲母亲》是,《千里走单骑》也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