韩东君:自认适合做演员 演艺上有三位贵人

2017-09-05 16:25

  ]韩东君把无心和苏桃的相处模式比喻成“参加《爸爸去哪儿》”,而人物设定上并没有心的无心,其实是最“有心”的人。

  那时候,韩东君被家里送去上中学,一去就是三四年。家里人为他考虑很多,准备了很多条平稳踏实的未来之等着他选。偏偏韩东君是个不消停的小子,几年间都在着各种选秀和唱歌比赛,终于被幸运砸中,得到了电影《酱油乐队》的出演机会。

  “我要当演员。”首次接触表演后,韩东君下定决心,和家里人坦白了一切。也理所当然地遭到父母和姑姑的反对。可他还是倔,几番挣扎之后还是扔下没念的大学,回了国,准备艺考。那半年里韩东君的妈妈操心上火,简直白了头,好在韩东君终于考上了上海戏剧学院。那是2012年,韩东君二十岁。

  韩东君把《酱油乐队》的导演金沙称作他的第一个贵人。他说自己幸运无比,这一上碰见不少贵人,挖掘他出演话剧版《山楂树之恋》()的田沁鑫导演是第二个,现在的老板蔡艺侬、他口中的Karen姐是第三个。

  幸运的同时,韩东君也真是拼命、真是努力。在剧组里,每天早上六七点起床,晚上点收工,健个身就睡下。这样的日子,从2014年的《无心1》开始,几乎连贯地占据了他的生活。这三年间,韩东君没有轧戏,一部接着一部,在不同的大大小小的剧组里失去了原本生活的节奏。

  这次的《入戏》采访在《无心2》的发布会后进行。我们走进采访间时,直观地感受到了韩东君完全不同于陈瑶和王彦君的疲惫。原来,韩东君当日的工作从上午十点钟开始,我们采访时,已经是晚上七点钟。韩东君已经接受过十家的轮番“轰炸”,很健壮、很大只的他坐在椅子上,困倦地按了按手机,更显得疲惫。而在我们之后,还有六七家等着给他做“独家专访”。

  摄像机打开的一瞬间,韩东君也随着红灯亮起power on了“腾讯娱乐的网友们大家好!我是韩东君!”声量很足,底气也很足,表达欲旺盛,和刚刚疲惫的小伙子判若两人。这是他的工作状态,一个敬业演员的“认真,真诚,努力,不放弃。”

  《无心2》与尼罗原著小说中的情节差别甚大,几乎可以说是个原创的故事。《无心2》没有追溯无心的身世,没有穿越千年回到唐朝,而是延续了《无心1》的情节,让经过又一次沉睡的无心再和白琉璃相遇,又误打误撞地认识了苏桃、小丁猫、顾玄武的儿子顾基。由于岳绮罗与小丁猫的故事要在剧集后半段进行交代,日本师白川凛的加入让无心又多了一个“不太正常的小伙伴”。剧情以外,韩东君和陈瑶、王彦霖、Mike都是二度合作,年轻人们凑在一块少不了嘻嘻哈哈,在发布会上,韩东君笑言,首次被迪叫“哥哥”太开心,因为一直以来,他始终都被兰迪唤作“叔叔”。采访里,韩东君把无心和苏桃的相处模式比喻成“参加《爸爸去哪儿》(在线观看)”,而人物设定上并没有心的无心,其实是最“有心”的人。

  韩东君:大家会开玩笑地说,看《无心2》的片花,我带着兰迪像在参加《爸爸去哪儿》。苏桃可能像是情窦初开,像是更多的依赖,像是兄妹。所以光是我们这一条情感线就挺复杂,要面临很多选择、很多顾虑。(跟顾基的)兄弟情,一开始是兄弟,后来反目成仇;跟小丁猫亦敌亦友;跟白琉璃,我们属于“常厢厮守”的陪伴,很多内容都比第一季更加丰富。

  韩东君:他是个挺不放弃的人。拿苏桃来说,一开始他去她家里算命救人,只是为了赚钱而已,后来苏桃的父亲去世了,全家人都死于意外,他就把原先的生意伙伴变成了自己身边要的人。其实他可以不,但是他选择了,而且了下去,一直陪伴苏桃,她、一直帮她找房子、找哥哥、四处打探消息……虽然他无心,但还是很有爱心的。其实我本人(不是给自己贴金),可能也是无心那样热心肠。

  韩东君:是。我最开始都不想理她了。我才比你大多少岁?你就管我叫叔叔,太过分了!但是后来她越叫越叫,我反而觉得责任特别重,就真的变成《爸爸去哪儿》了。

  腾讯娱乐:无心“打怪升级”的时候,他往往不太会对谁(比如第一部一开始时没对岳绮罗痛下杀手结果越来越糟),他这种处世方式你怎么看吗?

  韩东君:因为无心是善良的,所以他才会对朋友也好、对自己要的人也好,做很多事情。包括对敌人,他可能只想点到为止,不太会,但往往也是因为这样造成了后来更多的麻烦,所以这很矛盾。其实在这方面我也很矛盾,但你知道的,善良的人永远不会做到最“绝”。

  韩东君:有,像第一季里面有一句非常经典的台词,“我赚了钱就想给你买东西,不买我就不开心、不高兴。”那是我自己想的,完全没有按照剧本去说。演员当然要按照剧本的去发展,每一场戏的意思要表达清楚,但更多的可能是你在现场下和对手碰撞后的一种反应,效果可能比你之前预设、预想的要好。

  腾讯娱乐:无心&月牙、无心&苏桃,在这两段关系里无心和二人的相处模式有什么不同?

  韩东君:无心跟月牙在一起时更加主动一点、更加付出一点。但到了第二季,无心始终在逃避苏桃。一方面他总感觉之中有种感情的牵绊(有关月牙的记忆)。另一方面他对于桃桃的这份情感是进退两难的,他喜欢但是又不能继续,因为他知道桃桃跟在自己身边不会有好的生活,会住在很破的房子里,会吃了这一顿没下一顿,而且又有杀父仇人的追逐,他想退却但是又放不下、舍不得,他很纠结;反而桃桃的情感是很单纯、很纯粹的,她喜欢就要去对你讲,对你付出。所以第二季里无心是相对被动的。

  韩东君曾公开表示过,圈内最尊敬的艺人是成龙,喜欢到什么程度呢?他从五六岁起因为家里的碟片接触到成龙的电影,到后来每次去影城,都点名想买成龙的碟片。“打戏好过瘾,成龙可逗可萌可凶可认真”。这个喜好大概就可以解释,为什么韩东君在小生里自成一派,硬朗、健壮、重情重义又自带幽默。

  而某种程度上,成龙似乎也一直潜移默化地影响着韩东君演艺之,继而形成了韩东君眼中好演员的标准认真、真诚、努力、不放弃。

  因此,在“敬业”的层面,韩东君拍戏“拼”的程度也毫无疑问地向偶像看齐。从2014年《无心1》到现在,他辗转各个剧组之间,从未轧戏,也几乎从未停止过拍戏,但他却乐此不疲,“为了拍戏,只要身上部件都齐全的情况下,要我变胖变瘦都无所谓。”因为喜欢,就会不计。

  韩东君:完全没有(个人生活)。从拍《无心1》到现在,我几乎没停过,一直在剧组,一直在拍,就是一部一部,也没有轧戏,已经完全没有个人生活了。最近刚刚调整了一下,拍拍片子、拍拍广告,下一部戏9月份才会拍,我突然就不知道自己该干嘛了。起了个大早我甚至不知道自己该干嘛去。出去?没地方、没想法。健身?健一会儿也就又回来了,又不知道该干嘛了。看会书吧,看一会儿觉得无聊,看电影也无聊。回归到生活之后,发现以前的生活全部是工作,都被占据了。

  韩东君:一直没有给自己设过非常准确的目标,唯一设的目标就是告诉自己,当我回头看的时候,走过来的每一步脚印走得很踏实,没有后悔,就够了。具体能赚多少钱、获得什么样的名气、获得什么样的,我都没有想过。我只是热爱表演、热爱演戏、热爱可以在有限的生命里体验不同的人生,所以我选择做这行。

  韩东君:对,其实当演员,其中一部分原因也是希望有一天能跟大哥一起演戏。我从大概五六岁的时候,家里就有很多碟片是成龙大哥的影视作品,我就很喜欢看他,我爸爸带我去一些影城去买碟片的时候,我说“我要成龙叔叔的影片”。打戏好过瘾,他可逗可萌可凶可认真,而且他对于自己职业的态度非常好,真的是拼。可能那时候就影响到了我,就是对于自己所热爱的东西一定要拼。

  韩东君:身上部件都齐全的情况下,胖和瘦都无所谓,别毁容,还是靠脸吃饭(笑),但胖瘦这些都无所谓。

  韩东君:也可以啊,演员就是工具嘛。做演员的那一刻起,你身上的每一个部位就是工具,为演戏而准备着。演《摔跤吧,爸爸》的阿米尔汗多么励志,我也想演这样的角色。

  韩东君在国外念中学的时候,得到了演员之上的第一个机会。那时导演金沙在筹拍《酱油乐队》,巧的是全剧组只有他一个人成功入境,其他人都被拒签了。于是金沙开始在当地物色各种人选,偶然间找到了活跃于各秀比赛中的韩东君。这次的演出经历让韩东君坚定了当演员的想法,他找到爸妈和姑姑,“我要当演员。”

  结果当然是遭到反对,“把你送出国三四年,你竟然要回来当演员?”韩东君选择了迂回战术,没有马上回国,而是申请了电影学院。不过,他又考虑到了一个中国人在外发展的种种艰辛,最终决定回国考戏剧学院。临行之前,他和父母做了最后的斗争,“你们要是支持我,假如有一天我能做到了,我一定会感谢你们。如果你们不支持我,我也不会恨你们,但我一定会做,我会做给你们看,我会做给我自己看!”话都说到这份儿上,长辈们只好了。

  好在韩东君终于考上了上海戏剧学院,还遇到了第二个贵人,著名话剧导演田沁鑫。因为田导的发掘,韩东君在2014年出演了话剧版《山楂树之恋》,扮演男主角“老三”,瞬间声名鹊起,被各大经纪公司争抢,其好有他的第三个贵人、如今的老板蔡艺侬。蔡艺侬回忆签约韩东君时的情景,还笑他当时“不想签约,只想先当个个体户”,为此,她着实费了些周章才了韩东君一家人。

  而韩东君提起这次签约,也庆幸自己选对了,选对了人。现在,唐人对他而言就像是家,而蔡艺侬则是他的亲人、他的Karen姐,“我从来都没叫过老板,因为我觉得这词特别的生疏。”

  腾讯娱乐:许多演员曾谈到自己在进行表演创作时其实内心很脆弱、很容易受影响,你觉得发生什么事情会你的信心?

  韩东君:我公司老板,因为她给了我很多机会。因为内心的一份感激和,生怕演不好了她,了整个公司对我的信任。不只是老板,包括我的经纪人,公司里我身边的人,他们若对我有些“不太理想”的评价,我会觉得我又该注意了,要再想办法,再做到更好,不允许自己出错。

  韩东君:也有。因为对演员来说若经常演的话就会有疲倦感,但你又必须马上抽离那个疲惫的状态,寻找新鲜感,所以有时会拿捏不准,每当这时我就说“导演,让我看一下?”看一下之后就,“怎么演成这样?跟自己想法不一样。导演,再来一条。”我会这样要求。

  韩东君:是否要当演员吗?这个绝对没有。我要做的就是这个,太喜欢表演了,天生就热爱。

  韩东君:Karen姐,她算是我的亲人。可能我跟李导(李国立)接触得都没有跟Karen姐多,但她就像我的亲人,像我的长辈,唐人就像是我的家。我每次回到公司,就觉得像回到自己的家。我的经纪人,我一直叫姐,我的同事们,也像自己身边的亲人、家人。经常会忘掉我们是同事的感觉,自己有什么不满就会直接说,也不用考虑什么,“你怎么这样?烦不烦?(开玩笑的语气)”,因为人在自己最信任的人面前就会出你最真实的一面。